金灿荣教授:网络带来“后真相时代”

       

可以试着搜索你需要的

网络这玩意原来是美国军队内部的一个通讯系统,后来民用化,然后就有了今天我们离不开的网络。它很有魅力,因为它上面的信息非常的丰富,这个传播特别快,信息又丰富又快,然后它会带来新的业态,比如说共享经济,支付宝网络可以带来好多东西,所以他有他的优点,有它的便利之处,于是他就蔓延的很快。当今世界大概一半的人类是生活在网络世界,咱们中国属于网络也比较发达的,我们是七70%的人生活在网络里边。现在大家都有网络依赖症了,要手机这块忘带了,或者找不着了,你还听什么课对不对?坐立不安,满世界找去了,是不是?好,网络有它的便利之处,因此他就扩展扩展到今天这个程度,咱们是百分之六七十,在网络里面世界是1%半,它就带来政治后果了。从政治学的角度来讲,网络是有挑战的。完了有好多挑战,我自己列举主要的几个,第一就是网络是化解一切权威的东西。以前所有的权威都是靠信息垄断来维持的,就政府政治权威,经济权威,我们包括我们学术权威都靠这个说我懂你不懂,你傻眼了吧?现在有了网络一说,我凭什么不懂是吧?你知道了,我马上就知道,他把信息垄断给你打破了,知道吧?所以网络是化解权威的。还有网络有一个比较大的一个缺点,就是网络上的信息和知识都是碎片化的,浅层次的。爱在网络上最流行的就是那种俏皮话,知道吧?就是鸡汤文。狗屁营养都没有的,就是自来水加一个基金,然后他喝得很爽,然后大家都每都喝,其实一点营养都没有的喝,产生网络依赖症的孩子绝对不会再去看名著了。知道吧,现在哪有什么小孩子去看安娜卡列尼娜,战争与和平谁看哪!除非老师说明天要考试,大家去看一下他,否则根本不看的,也没时间看。对不对?因为网络导致什么?这一代人他那个思维是浅层次的,知道吗?泄露非常浅层次的。碎片化的,快餐式的,没营养的。这是一个去权威浅层次化,还有一个极端化。所有在网络以前,人类所有各国人类其实都面临一个问题,缺信息,可是网络的信息是过剩的,当然里面质量90%都是垃圾,但是它是过剩的。于是带来一个问题,在网络上极端的声音占上风。因为信息太丰盛了以后,你必须讲得很极端,你才有流量才能吸引眼球,是不是?很多网络大咖私下是非常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的,上了网络就成了一个流氓。知道吧?神经病,讲一些奇葩的话,雷人的话,骂人的话,网络不利于建构起理性的讨论,我不知道大家看不看网,我是喜欢看我们现在网络上的左右两派不存在讨论的空间,完全不存在讨论空间。上来就是骂人,是吧?都说对方没有最坏,只有更坏。没有最傻,只有更傻。对吧?然后说讨论问题,结果一上来就是互相问候对方的老妈,问候几圈,然后各自收兵,回音就没有理性讨论的空间了,极端化。另外网络还有一个危险挺大卫。对,年轻人就把人变成机器的,依附着机械奴隶。像我们没有网络的时代读的书,我是80年复旦读书,那个时候没网络吗?我们上课就得认真听讲,那时候也没有录音笔,什么都没有,听完就完了,没有在后面的机会了,知道吧?下课去图书馆看名着,看到精彩之处,我们都会做一点卡片的。你看几次做卡片寄一次,或多或少就把你好的思想就拿了一部分,变成自己的,现在有一部分年轻人他根本就不记忆了。他孜孜为知之,不知就谷歌知道。知道吧?他不懂了,从谷歌上找答案,然后形成习惯以后就麻烦了,他不会思考了。有问题就找谷歌,他以为他都懂了,其实他不懂,它是全部知识来自于机器。是不是?最后他是不是成了机器的附庸,最后我再讲一个就是网络对政治的挑战,而且是最大的挑战就是网络,导致人们在对真相或者真实的认识上永远不乏达成一致了。网络的一个优点。同时它的缺点就是网络是允许你自己去寻找你的信息的。在网络上你可以选你喜欢的信息,然后现在资本又在利用你弱点夸大你这个东西,实际上我们在看网的时候,你点击的时候,腾讯他们在搜集你的信息,知道吧?所以你喜欢。你是驴友,他就告诉你喀纳斯什么的。你是狗粉猫粉就给你送,他给你推送的。然后你以为这个信息就是是你观念差异,群主肯定把他踢走了,他呆着也不舒服就走了,于是越来越纯粹,最后比如群200个人,基本价值观一模一样,然后就开始自我洗脑,自我欺骗了。是吧?讲这个话很烂,你就一帮微友都给你点,他讲的好,然后你真觉得挺好。我觉得真理在我,其实你跟真理越来越远,知道吗?这是个自我欺骗的过程。每一个群其实看到的都叫选择性真相,整个社会就没有真相了。所以现在有个大问题,全世界都有,就叫pos qc word。就是后真相时代来了,永远找不到真相。尽管信息是极其的充分,但是没有用,你无法把握这样一个社会,连是什么?是真实,你都搞不清楚你怎么管理,对不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1886财经 » 金灿荣教授:网络带来“后真相时代”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