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清华讲课

       

可以试着搜索你需要的

织布做衣服,我得从打锄头种棉花开始,全部都逼着你自力更生。这样一来的效果就是说第一代价非常高,但第二这帮人是超级能干。所以后来你开放以后,西方人民技术都学会,西方人说你们中国劳工便宜,我说你说错了,我说中国的军事工程是便宜,像我这种是军事工程师,眉头你也我告诉你,还不是说工程师,我讲这个道理,那么这里面在讲这件事情,我立刻就已经从新明白了一件事。当时我不知道亚当斯密说过这话,我后来读亚当斯密说发现我不过独立发现了亚当斯密的国富论的第三章的标题是什么?劳动分工受市场规模限制,你们你们有这概念起点就劳动分工,然后劳动分工受市场规模限制,新古典经济学有市场,规模没有!所以我告诉你,新古典经济学是倒退回,比古典进去还不如所谓理性人那套,假说全部是假设市场规模,无线资源无限,而且自由贸易没有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封锁,什么战争这一套。所以我讲亚当斯密和科斯是最大的空想资本主义。点击人,但是亚当斯密还好一点,他讲了一句这个话,所以我后来否定新古典经济学的理论全从这句话出来,但是是本人独立发现OK我没有读过书。然后完了以后,后来大家都知道我去写小龙经济的文章,夕阳君的文章,我也跟大家说,我怎么做出来的?因为毛泽东讲农民战争是历史进步的动力。我一听说有根据吗?我拿百科全书把历史上所有战争全部列下来,结果就发现中国的战争频率密度比西方高得多,而且春秋战国就达到世界大战的规模,但是中国没有产生资本主义就是角色的问题,所以我就要问明白是什么,就明白了一条。人家嘲笑我说我的理论什么是因为中国人是吃凉的,西方人吃肉这次量和之后差别什么地方!用现在的语言来说,中国发展的是劳力密集,节省资源的技术,和是范围经济,小农经济,西方发发展的事是消耗资源,但是节省好的基础,但是把我们打败了,所以我们只好被迫西化。对吧?所以我这边就提出来一个东西,实际上就是小农经济理论翻译,另外一个说法就是文明分叉的理论,世界文明发展不是说都像西方人走了,中国当时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为什么要国内分散?我当时解释这个问题,解释的理由是拿生态环境来解释的,不论它传统的经济的解释,这些文章一出来,我今天很有幸请到潘伟到场。我那时候中国科技大学一个研究生,那时候我在那儿当研究生的原因实际上是不让我出国,然后把我调到全科学大会去搞什么审查项目了。我现在我是做研究第一流人才,你不让我做研究干,我干了一个月以后,我立刻发现我的位置很重要,我就可以把我的位置变成给中央上书的位置了,你知道吗?那么闲话少说,我在科大带着潘伟的老师就是up,right。第一个围脖,他从就看见我人民日报文章到合肥来找我来,找我来干嘛,认为我提出一个新的理论,说你这个东西太重要了,建议我到美国去念历史的博士学位,所以后来他真带我到哈佛飞南京中心,他们全体人马都出来见我,然后费正清对我非常欣赏,后来见了旅行社也非常现场,但是到uc I我一报告,然后黄荣智还有另外一帮人说你这什么理论?你这叫文化人类学,我我哪里学过文化,人类学了他明白,还有文化人类学,所以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属于文化人类学的范围,因为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想是研究玛雅文明来的,你知道吗?然后突然之间我说我在那想要研究中国为什么落后就变成文化人类学,那一帮人就鼓吹说,然后到斯坦福去讲演,根本什么也做人类学大家。我说你这应该去拿历史学位和人类学学位,我心里想,我拿学位有什么要求五门外国语本人还真学过我们外国语这个大学的时候三年学了五门外语,我这本事还挺大的,文化革命不用忘了四门,然后再重新弄一不合算了,我想我的物理的全都丢了不合算,最后想了半天就一条出路这个出路了,全世界只有两个人想干这件事,一个就是陪高进,我就是说喜欢历史喜欢物理,两个都不能舍弃,干嘛拿了物理做历史,为什么呢?非线性非均衡就是历史明白了吗?好,然后我跟你说,我到了以后,那时候那是很重大的选择,我到底在留在中国做官还是做学问,真的这很重要。我的老师是大科学家,而且大政治家做原子弹,告诉我说你现在还是出国的好,为什么当时的领导不像是能掌权的!要做政治,你要跟人中国了解西方人太少,要有人好好的西方了解一下,说你去在西方呆几年了解西方社会也不错,我就出来了,除了别的地方哪也不去,我就要倒退过去了,因为我73年就看他文章我的小农经济,实际上瘦腿膏金演化的热力学的思想激发我去以后,我就得得做数学模型做成模型,我告诉你,布鲁塞尔真是好玩,可高兴,是要解决生命企业的问题,经济学里面和生命权类似的问题什么?劳动分工起源这个问题,有人拿数学物理模型做过吗?没人做过,就是亚当斯密说一句话,什么制针厂的劳动分工资正常劳动分工,你能跟现在的核反应堆比吗!开什么玩笑,你要像科斯一样自由市场交易,我们物理学别做了一个加速器,上千名工程师博士学位以上,你叫他怎么交易法?一个交响乐队,大家自由交易,一个舰队船长没有了,大家在那里自由交易,你还船往哪走?所以我就写讲市场经济是自由交易,那帮人脑袋还停留在劳动分工的时代,以前蚂蚁劳动分工为他们做到什么程度,不但数学模型出来,就是标准的理论,生物学模型,就是罗特尔天然模型这五种竞争,但是他们做实验,让蚂蚁出去找吃的东西,看他们怎么找,怎么碰鼻子通讯,然后本来大家散了神西游走,最后大家都往一条线走了,完全满足这个方程。物理学家是有这个水平,我说好了,我有前人的巨人间好站,我就把马以劳动分工模型就改一改就完了吗?蚂蚁和人的差别在哪?这我想了半天,这是我的感兴趣的问题,实际上我文化革命最受鲁迅影响,就是鲁迅在批判中国的民族性。讲中国各个人都是绵羊,西方人都是野兽狼,那么授信把人性给打败了,你服气吗?你办夫妻办不服气,然后就要想做一个人性的模型出来,这怎么做?突然之间看见物理杂志上有一个经物理相当于洁癖那种综述杂志,物理学杂志是很少发表,没有数学模型文章,但是70年代的时候是日本崛起,所以请了日本索尼研究所所长来讲,日本文化和西方文化有什么差别?这样说什么差别呢?个人主义,西方是个人主义,日本是集体主义。所以说如果你画一个普最极端的个人主义,英美文化,最极端的集体主义者蚂蚁,日本靠近蚂蚁,我一想有道理,中国就靠近日本一点,对不对?但是他光说没有模型,我就立刻造了一个模型,就引进一味的文化因素,一个端是个人主义,一端是集体主义,这很容易观察,跟你讨论是利己,利他是不可观察的,我是可以观察的,怎么观察我告诉你。所以所有我的变量都是可观察的,经济学讲的供求阴阳不可观察说说而已,我的东西都可以变观察引进去了,你进去以后有一个非常重大的成果,两个成果一个成果出来,培冠都不相信,就不让我做发不让我当博士论文了,本来我做了两个博士论文,这是我的第一个博士论文,而且题目还很大,开始准备写写,你们也没听说社会物理学。法国社会学家孔德。发明过词叫so消费,X我就写,所以非X这个导论,后来评论说你太大了,稍微谦虚一点就变成非县域经济动力学非常专业,物理学家标准可以拿物理学博士学位,人家谁也不明白我们飞越运动在干什么。后来就发明很多词,什么演化经济学,复杂经济学什么,都没人听懂,经济混沌听了听懂了一半,OK不管,但我们解决一个重大问题,我后面会会跟你讲。很多人都以为达尔文理论已经解决了,我们物理学家一看达尔文理论还幼稚的很,没解决!所以我们那帮人是要解决达尔文理论没解决问题,纳达尔你有什么问题没解决?讲过吗?没想过,都以为答我,你说姐姐我告诉你一个问题没解决。就是说生物学家有一个观察,是生物学校里面有非常好的理论思维的人,我们经济学家里没有,他会觉得非常基本的,所以你看热带有很多物种,对吧?很多植物什么物种种类繁多,寒带物种就非常稀少。那到底是应该热带的物种,稳定生态性稳定,还是寒带的系统稳定?那生物学家想当然的,当然热带的应该稳定那么多物种,怎么会不稳定?普林斯顿的一个理论生生生态学家!对这个问题觉得放心不下,请来一个物理学的大家。跟我同一专业的做等离子体物理的,我们等离子就明白什么吗?除了气体液体固体以外,还有等离子体什么等离子的氢弹爆炸,热的电子和原子核的分散,这叫等于字体,所以我们是干叫罗伯特妹,这个人,后来就发现逻辑司机增长方程里面有混沌的鼻祖,他还写了一个生态系统的那个文章,当时做控制论的人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人,大概你们都知道叫微软微软。还有叫SB,听说过cd是比他当时就发现一个洋妞,他做了一个计算机模拟,说到底是越复杂的系统越稳定,还是越简单的系统越越稳定。做出来结果越复杂的系统越不稳定。生物学家说你肯定错了,怎么可能?我们都觉得热带系统肯定要比寒带系统稳定,对不对?你怎么会告诉我说,复杂系统不稳定,你的模型有问题,模型有问题,什么?你是线性模型,稳定不稳定,你就解解方程特征,根正直就是不稳定的负责稳定。就把罗伯特妹请来,她是做非线性问题的专家,把非问题解了一遍。结论是一样的,越复杂的系统越不稳定。物理学家也傻了,是。生态学家也散了。到底是物理学家不是数学不对,还是生态学家的信念不对?让我一看我就笑起来了,当然是物理学家,对。为什么对,你想想看,越南扔两个炸弹炸死两个老牛,农业经济很快就恢复了,你纽约帝国大厦底下炸弹一炸马上就开了锅了,你蚯蚓咱两道两段都活把你人腰斩了,你能活吗?对不对?非常简单的问题是复杂越复杂容越不稳定。数学证明萝卜他们已经做好了,没人信。我就给了一个说法。这个说法当时是只在物理学院里面,觉得很好玩,后来才知道到了北大以后,芝加哥有一个C葛说写过一篇文章,就讲亚当斯密是自相矛盾,叫斯密悖论,什么意思呢?只加盖有厉害的就他。那俩当市民,一方面说看不见的手,那什么意思?完全竞争。一边说劳动分工受市场规模的限制,什么意思?达到市场规模比较垄断,对不对?这两个东西怎么能共存呢?你想过这问题吗?咱们现在天天在那里讲国企垄断,因为他讲的民营企业所有小企业都想做大,然后大的企业你要把它拆小,你到底最佳点在哪?对。我后来一看这个问题跟我们做的复杂科学问题是一样,所以这个问题我也可以解答。那么当时为什么陪高进不让我发表?我发表了在会议上发不让我做博士论文,因为我当时有一个非常重大的预言。我把经济行为分成两类,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竞争。那么什么时候个人主义赢,什么时候集体主营?我就证明基础要比个人主义稳定。你想想中国肯定比西方稳定2000年的社会,对吧?西方才。罗马帝国才几百年。那么如果我当时做的结论,如果是技术创新,不断开发新的资源,个人主义敢冒险,应该是有优势,那集体主义后面我在那干,大家都很愿意听。我只要现在技术革命的发展这个时候降下来了,集体主义感超个人主义,很快个人主义就被取代掉了。我言下之意就是说社会主义有战胜资本主义可能性,当然陪高兴非常不高兴,因为他是俄国十月革命的白鹅逃出来,对社会主义非常恼火。说这个东西怎么会有这种结果?我说我这方程都很对,你能说有个方程对吗?你做混沌这个题目先搁那,好,一座混沌去了,等到苏联垮了以后,腿关就想起来了,里边非常悲哀,说他没有讲是苏联国家垮了。托斯拉希尼克斯格拉一行class,然后说我当年写的文章太伟大了,比我的混沌还重要,你明白吗?所以你这个模型是否能够引起重视?我就讲是育才而思,而且还不算什么,还育才儿判断是历史潮流来给你判断。社会实践检验的,不是光靠数学证明的。到这回被大家接受的原因,中国又崛起来了。不明白中国觉得什么说法,我就直接了,当想到一个对象,我本来是挑战均衡理论的。我发现均衡理论已经不值得挑战了,因为金融危机以后,大家都认为均衡理论是有问题的,那我挑战谁挑战?相信西方仍然占优势的理论就是什么呢?内生增长和知识积累理论。想一个词,我本来有两个词,本来讲文明兴衰,后来想想文明兴衰,大家别人讲过了不怎么新,还想到一个词就是生物学新陈代谢。我让我的小女儿给挑一个小女儿给挑一个新陈代谢,一炮就打响。我猜我的小女儿脑袋够聪明,但是选这个词儿非常重要,就是我们现在中心有很多人做了非常好的工作,包括谁,他我的名字一下叫不起来,张张什么?小波,对。小波,你这东西非常重要,你要给你取个名儿,你不取名的话,你的成果就被人家归到qq卖的子集里下了,你要取个名,而且要挑战什么东西,西方厉害,你挑战什么,你就立起来了。这个本事是我从背包里面去了。所以你就看见就是说主流经济还想要封杀我,封杀不了什么原因呢?你不让发表我的文章吗?你不是把我边缘化吗?好开国际会我坐第一排,谁厉害我就给谁提问题,谁就知道我是个厉害角色,只要国际会议想起来,要找一个不同的挑战者来请发言的时候,国际会全请我发言,发言以后主编就找上门来叫你发表文章。所以做学问是打出来的。你不打你跟着人家后面做,你给人家抬轿子,中国出去留学生给人抬轿整太多,所以没有话语权,做了很多东西没话语权好,我下面是不是时间太长了,这个故事就把这经历讲完了,文章后面可以看,但是我如果我不是不是因为有潘伟李灵丁晶晶还有这张小波,你们这些哥们在那的话,我不会给你传授经验,因为这个经验实际上是实际上做学问不是在比聪明,不是在做数学竞赛,是在进行占领。战争打的什么?出战打的是技术,看你的数学怎么样,看这数据怎么样,最后打的全是哲学上,打了观念障碍。我现在打这个观念上,这一战要打赢我们中国模式站住脚了,达不行你再走西方路,我们今天修正经济学基本观念什么呢?因为我有数学模型,所以西方接受游戏规则,就我的武器比你先进,你就能不能说我这个意识形态,所以有人想说,我说你这共共产党辩护,你给我方程找错误出来,你看都看不懂,你就瞎了,你就别跟我说对不对?但是我提出来以后,我实际上把经济学基本概念都改了。第一我要问大家竞争的本质是什么?新古典经济学没有竞争,只是在那里吹牛,竞争的结果一定是价格均衡过程没有的。OK实际上我要挑战一次,如果我对的话,竞争的本质是市场份额竞争,就是亚当斯密讲的一句话。然后如果我为什么要搞低价,我是为了挤进这个市场,为什么我互联网让你免费用,我让钓鱼先把市场给占了以后再收钱。所以什么边际定价,什么成本加成定价,都是一些小缺口。真正重要的你去看你去做案例,做得好的都是试卷的price。而且是为了这件事,我专门去拜访过,甚至market系奥迪8月美国前十名,他们告诉我没有编辑定价成功的例子。食药行编辑电协定破产,所以新古典微观经学做的那套东西只是为了数学好姐。露阴PO个放在鞋,L而且逻辑上是因抗SARS的这条第二条,技术进步的基本模式什么?OK现在咱们讲的基本模式全是认得work,我是做科学出来的,做科学有人能work的全是一个导师,看准了这个方向,后面潜伏后就往前走,所以它是一个积累的曲线,做到头了摔下来,另外一个起来,所以是波浪式的发展,但这个波浪不是政权波的震荡,我把叫小波经济学家叫来赛口听得懂吗?生命周期也很直观,所以这里面经济学和物理学一样有一个非常基本的争论,就是说社会发展机会进步到底是连续的还是间断,牛顿力学是延续的,量子力学是间断的。懂吗?但是经济学就是部分连续部分间断,我这个积累过程,一个小玻璃说我是连续的,另外一个波起来把我抬起来就剪断。所以我们原来非常麻烦的,就不知道怎么描写可预测的风险。方差就是瑞斯克和不可预测的,就是那一次讲的烦渴耐,讲了不可预测的养生问题,用什么来描写?用我们的小波替代就。两边都讲到了,其实很容易的,然后后面一个事情,这是我个人的经历,也是我的模型做出来。我这辈子做过,我家不知道多少事情,我本来想今天统计还没统计出来,我准备在北大创一个记录,我大概可以在十个以上的院系做讲座,每个领域里面都有我的工作,如果把国外加起来的话,我大概可以超过一沓。但是所有这些工作都不是我按理性这个设计的,我不是说我想干什么不让我干什么,都是潮流爆冲到东打一枪冲到西打一枪,所以我是玉超尔斯还预测嗷想清楚就放一枪,那么这是一个什么行为?我实际上是在完全陌生的机遇底下是一个试错的行为,也就是毛泽东讲的游击战,打得赢就打,打不赢我撤了,对不对?我叫我的同学做事,我说我从来脚踩三只船拿出来在一棵树上吊死,我这个船不灵了,那个船我已经准备好了,第三个我还准备好了。因为你不能保证你是这条船一定是成功,不然的话你这学问是做不出来。好,我说第二次非常辛苦,我下面跟你们说说模型怎么做好吧?这一代过去就完了,就说如果你假设人是贪婪的,前提是资源是无限的,你看我像我这人绝对不贪婪,因为我吃多了以后胃立刻胃出血,对吧?所以中国讲的修身约束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你肯定要快饿死的时候,我本来是很和平,我要造反我要抢,所以人总是有生存下线也有消化的上线,所以新股也进去了,有激励的方式,鞍山铁肺没有生理学和生命心理学的基础。第二个话就是说,后面的东西是一个问题,我从什么开始呢?我从开始我原来一直想这个月出问题,后来我就发现也是问题,质量是生态问题,生态问题方程已经有了,最早实际上是孤独面和沙米尔森就已把生物学的方程引到经济学里面。这三流程这个人是一个百科全书,人物几乎。这个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可以用到经济学的模型全弄进来了。而且但他是折衷主义的,其实我应该说不是他自己抓,这种实际上是实用主义,只要能行就行,但是优化理论就红火了,生物里头没走下去,主要原因我觉得他没有抓住,我说的关键就说你背后一个故事是什么?OK那么后来我做的事情就是这几条,我来看告诉你们怎么做好了。这我也可以过去了,我就讲我这一枪打出去,我打了五个鸟下来,不是一石二鸟是打了五秒,我后面再给你讲什么怎么吃。好,我先给你们看一个数据,这是我在熊彼特年会上的。我说经济学增长理论是错误的,为什么呢?如果你是外生增长理论收罗理论,大家都趋同,对不对?最后增长率趋同于人口增长,如果是内生增长率的话,我这个资本是积累的,那你就是复地御富,穷的越穷,南北差距是永恒的。我说你看看这个图数据,你就会明白,大国有兴有衰,没有永久的赢家。这个事实你先给我承认这条。第二条很简单,我说为什么?这是增长速度的差别,我就走快一点,他数据都没有了。都。好,我少了一点少也不回,再说那省掉一点,反正我还放了一表,实际上什么呢?还放了一表示世界各国的人均耕地,人均的降水量。然后还有一个这是我发明的,就是平均到海岸线的距离,你怎么算?你把面积除一除海岸线长,实际上等于你的平均舰距离,你马上就发现资本主义起来的国家全都是靠近海岸先进的,像什么希腊荷兰日本都这样,大陆国家的话你就说都后期的,为什么?他一定要靠规模经济才能跟沿海的来竞争,那么地理的因素马上就清楚了,这样一说以后我就很容易的就引进一个模型,我就直接给你引进好了,不然的话我就没时间了。那么就是说最基本的增长就是两个模式,如果新古典就是指数增长,如果是马尔萨斯讲有资源限制,那我就真最简单的四线性方程就是一个叫逻辑思逻辑,实际增长就是S型曲线,那么这东西有没有经验规矩,我还找到一个经验规矩,数据你们看见这什么东西?在美国汽车产值占GDP的百分比。所以经济学里面讲无限增长的话,主要是看你坐标怎么看,所以做物理学的给你一个诀窍的话,你要给人一个新的世界观。什么意思?做一个数学变换。着变化以后,你看到的镜像改变了你的认识的模式就不一样。你看我做了这个变化,如果你要看汽车绝对产量的话,一定是指数上去,我在GDP的百分比你看看了吗?到20年代就已经拉平了。所以马上就有一个很容易的预测,我20年发生大萧条是什么时候?是老的产业饱和,经济结构转型的时候。你明白吗?别人辛苦对吧?所以这样一来以后我后面就可以解决方程,实际上就是一个一个罗特卡伯特尔方程,就是说你资源是有限的,我总物种占了资源,你那个物种你就不能进去了,有个竞争关系,所以竞争动态化了,我这方程就没写下来,但是你们不知道的话你就去看一看,那么做出来结果是非常简单的姐。如果我没有竞争者,那我一定是一个逻辑实体增长,这是我的资源限制,对吧?回到这了。那么我们讲的现代化是什么意思?现在经济学现代化就让你自由交易,就是完全现代化了,自由交易都交易现成的东西,你是不会有进步的。所以有进步,所谓叫现代化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每一个工业革命开发一个资源,比如我第一个波是土地,对吧?我把农业开发出来了,然后我就经济停滞了,我如果新的浪潮出来,我原来比如我土地到这么长,我新的浪潮出来,比如我开发了煤炭,再后来开发了电力,我这个台阶一个上去了,非常大的后果什么呢?我新的台阶上去的时候,原来这个产业就衰落下来了。所以竞争的结果有两种可能性,一种老的产业被淘汰掉,摔了一下就到零了。还有一种没到零,它苟延喘息。那么这样一来以后我这里面不有过剩产能,对不对?我本来过人才城市,如果是没有竞争的技术,我的产能有这么大,应该走到那么高,你现在下来以后我要产能只这么点,你过剩产能就出来了,我们现在一天到晚在讲过剩产能。原因经济学有解释吗?没有解释,实际上过剩产能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就是你技术被淘汰。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亚当斯密讲的,你的市场规模不够大,所以假如说我技术没有变化,但是我达到饱和了,产能过剩了怎么办?本兰克就发明一个理论,叫全球再平衡,你们都死定了!二次大战的时候美国要实行再平衡的话,推退伍军人一回来没有工作,立刻就大批失业,美国大批失业,欧洲那边是一片废墟,全体就完了,美国干嘛?扩张市场,搞马歇尔计划往外扩张市场。所以林毅夫批评伯南克我是赞成的,叫I等于是抗3cs,现在在西方很受欢迎,我说的话更尖锐,我说你们现在要搞再平衡你们就死定了,你得搞新的马歇尔计划,可惜新的马歇尔计划你们没钱了,那谁搞?我搞这是我凭什么我要搞,你让出领导权很简单,你让出领导权我给你钱,然后我给你们创造就业,你给我们创造市场不代表更高兴。所以经济学的均衡思维让我说起来是不堪一击,所以在这点上,虽然我和索罗斯的立场不同,我们在这点上我们是朋友,他是反均衡的,我也反军很难对这很远的。那么所以过剩产能就是我们讲的熊彼特讲的创造性毁灭的代价,明白吗?所以他们在G20峰会上请我一讲的时候,我讲现在你们怎么创造就业,你们都说错了怎么创造就业?你现在旧的技术被淘汰,你是消灭就业,所以现在西方的劳动分工模式最大的代价什么?就规模经济大家都想做大,但没有想过规模经济代价什么,我跟他说代驾就看着图我说两条,西方也承认了,我说你创造新就业的速度小于消灭就业的速度。这承认你一个互联网出来消灭多少就业,你一个沃尔玛出来消灭多少小商店,对不对?你现在一个马云淘宝网出来,你好多人都被消灭掉了,所以现在全世界都出现就业危机,根本不是说计划经济不行,所以在这点上行也可以也是不对的。钱现在这种劳动生产分工的模式,市场经济不能创造充分就业。所以现在世界各国越来越变成要依赖凯恩斯理论,为什么你的技术越发展发展就是替代人力接待人,你把那些人都叫他们干嘛?你说剩下的人原来都是端盘子,现在就要做研发,这怎么可能,对不对?这是第一条。第二条我讲对他们和欧美震撼很大。我规模经济最大的代价是什么?摧毁生物多样性,明白。现在中国的发生的什么禽流感鸡瘟牛什么东西全是集中养死养的,结果。然后原来我做小农经济时候,还觉得西欧的遍地放牛是非常生态环保的,对不对?莫扎特的田园交响曲中国翻译错了,我应该牧歌交响曲坐那吹笛跟姑娘们跳跳舞,哪里需要脸朝黄土背朝天劳动,但是现在让牛集中一养以后,现在牛牛粪造成的二氧化碳的排放污染超过二汽车,你们知道这件事吗?然后你们现在天天吃汉堡包,觉得快餐效率高,我告诉你,你们吃的全是废热和商,为什么?汉堡包牛肉的话把那些杂说乱七八糟,大概都是该扔到的东西你都不知道什么全部给你关的,放在一起给你卖出去。所以美国先生产垃圾食物赚D到钱,然后得现代病,肥胖病心血管病癌症什么全上来了。转第二道钱,在打官司,医生该检查的没检查出来再打。这三个全是交易成本,全是创造GDP的全是肺热,全是伤。所以我认为中国现在的健康水平早超过美国了,现在要去比GDP的总量人均必须量全是胡扯,李鑫,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是好前途在什么地方?前途,我现在对我的小农经济重新估价,我就发现中国的小农经济能够生存2000年,创造那么多人就业,你看中国人口要你们在座明明不明白,中国人口是所有发达国家人口总和的两倍,不得了,能解决这个问题,靠的什么?我告诉你靠的就是小农经济。你现在要把农民的地全给收了,像拉丁美债,把农民赶到城里面,像印度一样成为那膝盖。中国的农民可不是信印度教的,马上陈胜吴广就揭竿而起了,所以中国农民抗拒私有化,产权不是什么科斯理论,是农民要造反。我跟你说,我说你搞私有化,你敢搞吗?那到时候下次陈胜吴广又来了。所以未来社会我的看法就是说,世界上现在只有三个大国,或者是三个大的区域能够玩这个游戏,什么游戏呢?又有规模经济,又有范围,经济干什么?范围经济保持生态,创造就业规模经济干什么?占领制高点,掌握世界强权,你中国要没有大规模生产的钢铁汽车飞机航空母舰导弹这些名堂,美国人谁认你什么自由平等贸易,连个加工机床都不卖给,所以中国今天有那么大的市场话语权。全是我们老师那代做元旦那些老师真的是到现在还骑自行车,哪有什么高讲玩命玩出来的!所以从这个故事里面来讲,实际上我就把熊彼特的创造性毁灭的动态的模型就给你们做好了。但是里面有几个重要的结果又加了一点进去。将来据点进去,就是说为什么东西方走了不同的发展路,对吧?我这里面插了一个数据,前面讲大概西方人均耕地是中国的十倍,与量也比中国多得多,所以中国逼着走一条,就说是要节省资源,消耗劳力的路。那么我觉得这个东西怎么描写呢?沃勒斯坦是一个社会学家,潘伟肯定知道,对吧?就讲核心边缘理论的人,他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的人,但是有大气魄。第一你喜欢大眼光核心区玻璃边缘区什么自由平等交易中心区伯一边园区,陪国运跟他是好朋友,他说他这个东西有点问题,就是他怎么单中心的,我说多中心多中心一一相撞变成什么?变成扩散化学反应,明白我们这套模型就用了,所以现在我们中国是另外一个中心,跟西方相撞的时候,你互相就产生化学反应,新的东西扩散的影响,那么这个影响的话,如果要描写他的话,我就觉得你要做一个人做好事。他说你也可以自私的,因为你把人家效用函数放在你那里头,这是不可观察的,但是有一样东西是可以观察。这件事呢,恰恰是我观察文化革命观察中国人观察出来,鲁迅挖苦中国人挖苦的很水,我对鲁迅的挖苦事是经常是切齿痛恨,但是又觉得他说的是到点上,说中国人不但不为祸首,还不谓府仙听说过吧?为什么你去看?如果我现在有一个新的资源,比如说南海的一大片殖民地,我们可以站,中国人说吃螃蟹我怎么进去,这里面可能有毒,我等着瞧瞧。如果大伙都进去,肯定是风险小我就跟进,所以中国人权这种心态,为什么中国股票市场涨落比美国掌握大,就是跟风造成的,所以羊群效应中国比美国还厉害,因为中国是这种心理,西方人说什么呢?我发现美国人和中国人真是不一样,大人都不进去,我要进去,为什么我进去我就占先了,我擦面,其实殖民地是我的。至于死不死他都不管,他说你看美国西部片,一个个牛仔拔枪就进去打,对不对?很多人就被打死了,但是他还是要进去,为什么呢?他要Nike卖它的最大的机会,所以你就会发现两种文化,一种是要寻求最大的最小风险,一种是要寻求最大机会,你把它放到这个方程里面修改一下,你把前面的结论就全改了。最重要结果。当时我自己看来很surprise就是它的均衡值是不一样。我是讲A是R大于零的时候是我想我没记错的话,A大我在A省D自己忘。A是这么一个东西,R是原来是死亡率,就是我退出去的这比例,为什么选他?因为它是个线性象现象,好处理,分析一下故事就讲不清楚了。那么什么意思?如果我是A的话,你看我这个人的比例,如果A的话是人越多的时候,我这减了以后我就变小了,对不对?我就退出就少那我就呆在里头。所以我把它叫做A是大于零的话,我把它叫做基主义行为,A小于零的个人主义行为,这样一来以后你就会发现,这个时候我就解释力很强,你看中国人开一家店以后就会开十家店,百家店全在一条街上,西方想你怎么赚钱,中国人讲人气旺,西方人画他那一条街上就那么一两家餐馆对不对?一看人多了以后我利润啦已经下来了,我干嘛还敢开我干别的去了,我从这里面就感觉到你说西方劳动分工的多样性,从这来的经济使西方的中国某样描述亚当斯密速度吗?是这两书我都读过,我怎么没悟出来的?观礼台60年的历史,它的分工的模式,你现在看中国的一模一样,但也是大多数还有一本书讲得非常工业化,早期它的规模是原先一样,就是在早期的时候它都有共性,因为早期的时候都是说没有power,劳动力相对还是充足,所以它的基础会找到一些技术,能把劳动力中心就在W的情况下才能克服,利用大家作为他们大家互相帮助。每个人只做一道东西,就像蚂蚁分公司,他们充分去你现在观察到的美国这个是比较发达,但是有汽车来这住的很远,没有,我在想这件事是想的是什么?我实际上想的是郑和航海的时代和实际上正行还是比哥伦布早吗?为什么中国不yy扩张?西方外扩张,我是想到这个那个时代实际上是想要解释殖民的历史,但是你这是很好的,根本的我们到时候再来想想这个事儿,那么你就会发现均衡值的话,个人主义的人口数最小,这个集体数人口最大,这是什么概念?我给你讲故事你就明白了。我到德克萨斯,只看见草地,偶然看见牛,几乎看不见人。我上了约翰逊的牧场,他原来总统吗在那唱,我就问了他一个问题,我说你德克萨斯三口之家养活一三口之家,你的牧场规模多大?我前面不是有个临界值,对吧?我就重型机厂,我起码生产几台机器,你在放牛怎么样?听听这数据简直是惊人,你就明白什么叫中西文明差别。德克萨斯三口之家不赚不赔,必须要养一百头奶牛!你要明白西方单位是靠是年轻的母牛能人参,小牛能产奶的,如果老的小的都不算中国年末存栏数老小什么病弱都纯中国人是没有这普达K的概念,所以西方文化的话,中国翻成牛仔都不是牛仔是奶牛宰,公牛就只能吃肉了,所以西方的农业经济里面女性地位比男性高,因为奶牛文化,我看他一头奶牛需要多少地,十个一亩的地,所以多少他一般的奶奶油还需要多大的牧场6000亩。你想6000亩如果种粮食,咱们可以养活多少人家?是不是?你马上就明白中西文化差别来了?好。这一来以后你就得到一个很自然结论,亚洲国家人口密度绝对比西方高,资源利用率好,中国的路边都种了菜,喝的粮食,西方权重花和草拿来看,不是拿来吃的,这是一条,这条西方人很接受。后面事就麻烦来了。这两家竞争谁占优势呢?我告诉你,两家集体主义是不能共存的。意思什么农民战争永远是一派取代,另外一派也想做这一块,所以咱们中国搞民主的希望不大,因为都是集体主义者。但如果两个个人主义者他可以共存,反正你做你的,我做我的,那没问题。但是它的能够生存的种群数目大于资源数,这是我们微观经济学不同的地方。没关系,学有一个基本条件,就是说你的产品数和什么方程数要相等,那只是线性的情况。这个风险情况是不一样的。我想起来这个数字出现,这刚才没找到,你看这是人口人均耕地是吧?怎么跑这来是有一个非常有趣,这是当时让朋友高兴,非常恼火的,就是他我这样一来以后竞争的话就有心衰了,就可以拿这个来讲什么故事,他们首先想到讲文明兴衰的故事,还可以讲军备竞赛战争的故事。当时他们美国人看中国是什么,我讲那个时候在我们那报告的时候开会报告说,美国三军参谋部全来了,反正那时候还抱着一阵大名,他觉得我讲的故事简直就是讲日本怎么赶超美国的故事,和核的苏联和美国怎么竞争的故事,讲得我给他们结论是什么呢?我就说如果是模仿现有技术的话,激进主义会赶上,而且会赢。就是说后来后劲会赶上先进,而且把你先进给取代掉。美国人当时非常恐惧,当时正好日本大举进入美国,说个人主义怎么舍大夫,创新就是兄弟,在家你只能创造新的东西,老让人家来追赶,然后你才能够生存,所以你就会发现西方的企业真的是拼命创新,它不创新,他马上就死了,我觉得他们还承认。第三条就是他们很难承认,但是承认最后承认说我有道理什么,如果你这个方程解的时候,我加上环境掌握,这是我从农民战争研究得来的。这个结果,中国农民战争大幅震荡的结果比西方严重得多,结果什么?打破中国劳动分工,从复杂变成简单。中国为什么没进到资本主义?就是环境长得太大,所以要发展科学技术,一定要维持和平稳定环境,这点我觉得我们这30年是非常对的,他什么就是说如果你是不稳定的环境情况,你看看基主义的总群要比个人主义种群生存能力高,为什么呢?人口多,我临近超过临界体制的话,我就说你美国敢跟中国打核战争,河南人打完美国人都死了,中国还活着,这很简单,中国人口规模比你大,所以美国人和战争是不敢打,因为中国太大,当年身后尾不敢打,就是中国人口太大。有趣的是什么事情,这件事情我自己都没想到。就一个混合系统的稳定性超超过纯粹个人主义稳定性,所以你就会发现这个我就证明了像英美这种两党制保守党共和党那种混合的系统比你像欧洲那样全是多档次系统要稳定,所以我这几条结论的话,后来在系统工程里面还是蛮有意思,我要差一点一点,我怎么感觉观察的跟你有差距,我觉得因为你把西方美国和欧洲放在一起,欧洲和美国我觉得是两个高欧洲,其实我觉得他们可能挺得蛮积极地你去观察,你看它教堂的他们的合唱,交响乐都是他们的,那是多大的集体主义,这你前面也讲了,我每次听他们的合唱和交响乐,我就会觉得咱中国最缺的就是人家那种。你看一个指挥家那俩小时的对不对?咱中国才小农意思整个就是个人一一老师来对不对?你看咱婚上的话,哪有人家交响乐那种合唱的,咱顶多就是唢呐吹吹打打,对。也就是所以我觉得如果这样倒过来,你再怎么办?你李玲你的才能太高了,你的批评就是当年陪高颖给我的批评,因为我开始讲的时候中西文化回归就马上说,哪有什么中西文化,说乔尼斯太像vs了中国人太西方化了。我说什么文化跟西方不一样,搞了玛雅文化,所以我后来在西方是补了好多原始文明的文化,我去年还冒了内战风险跑到埃及去一趟,然后我现在下决心要把全世界古文明给看一遍,文明多样性,但是我就很好回答你的问题了,我把欧洲的不同国家的文化的话,本来你再调一调就完了,我马上欧洲人跟你讲意大利就是集体主义,黑手党,德国人就比意大利要集体主义,但是又没有那么GDP英国就比德国人要个人最多来把你吸收,我不是有一个很大的谱,我就把那些调一调就完了,OK但有一条并没有改变,就说我就把劳动分工就偷换概念了,你没发现我的偷换概念什么意思?我把劳动分工变成了生物多样性,就说我如果是物种很多共存的话,我就认为我每一个物种实际上代表1种技术,代表1个社区,它能工程的话你就多样发展。如果中国只是集体主义很少的话,就是农民或者是士兵或者几个东西,你的结构是简单的,所以这个问题就变成结构的简单性和复杂性的矛盾。这是后面我要讲。那么为什么我们要不停的改换题目几点了?你4点半还可以讲是吧?我们这个东西做出来的话,所以你要知道你做一个东西,你要明白你的市场在哪,你的平台在哪?当时我们做的时候系统工程是如日中天,然后经济学不承认系统工程是科学。所以系统工程在哪?发源在麻省理工学院for it。所以麻省理工学院差点把系统工程google扫地出门,然后他们想要挽救天牛的位置,要把他们接班晚要靠什么?要从外面请个神来请个神,谁就把北国竞选成了系统工程学会会长。然后我就成了一个礼物了,我又在系统工程会议讲我的文章发表在系统功能上的,后来混沌也发表太仓港,这样一来,做客物理的科学工程人都知道,我们干的是经济学家就认为我们这是边缘的系统丰富,哪有经济学?为什么罗马俱乐部预预告增长期限,后来石油又发现了,北海市又发现了,马上就把增长经验给忘了,好了,这个系统我们时髦的证就不是了。时髦了以后,我那次报告的时候得到挑战,你都想不到是来自生物学挑战,我我不能再解。讲生物学,我的数学还很好,怎么生物学挑战,我们爱生活,学校里面有一个非常牛的人,叫够了,你们听说过。说一下争论演化到底是连续变化还是间断变化?勾勒是有一个叫乓球A的阿姨,不如选,就是你这个演化是中间会中断一下。庞秋他们写一下,这个人就跳出来说,你们搞的数学什么分叉什么东西都是纸上谈兵,数学游戏跟我们生物学有什么关系?当时那哥们就给证了,本人立刻造一个模型告诉他,生物学社会就是百合K型这个故事,我们今天每次演讲一会再讲。但是后来我就讲苏联东欧那个事情改变,对北方影响很大,但当时在我后面就有一个人,也想同样的问题,走不同的路线,但是比我暴得大名快很多,就杨姚凯。杨小凯当他当时杨小凯这个人是一个我认为是个超级聪明的人,做经济学我们俩出来都是很晚了,他比我还晚是吧?他老李做了十年出来,我是干了15年,铁路工人,干了五年核聚变出来,我36岁出国了,40岁做经济学,你们要评判它做劳动分工的问题,这是基本问题没人做。但是杨要开走的路线,我把它叫做走的主流了,修正主义路线,为什么呢?主流是优化,所以他就想了优化焦点剪我就多样两个点就多了,因为劳动分工也想多演化动力什么,他就接受了科思思想,所以最早给我宣传张五常科的杨小凯挖讲的交易成本怎么好,我说交易成本对物理学家来说什么意思?热排放是生物演化的动力,这不是开玩笑,所以我根本就没把这个东西放在心里面,但他那个东西就是说让锣声一一欣赏,结一批上一发表,所以杨小凯后来在西方小有名气,也有很多学生,甚至还有说诺贝尔奖提名的爱。好像我把这个前面东西都给跳过了,我跳过去了,我看看我再倒回去。那么从刚才前面小波里面如果引申出来,可以解释什么呢?就把产权理论我就给分解了,就是说你把小步的话,你可以分成几个阶段,因为我自己是做科学的人,你就会发现所有的科学家都是社会主义者,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怎么赚钱,其实做科学人是无私的,我做了一个研究,我自己掏钱,还送给张小波,张小波你能不能看看求你看看我买书,请你看,我怎么可能赚钱,对不对?所以科学家全是社会主义者,而且对资本主义是非常之愤愤不平,因为最创造生产力的人是待遇最低的,所以当时方林斯讲的话,我说在美国天经地义,做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这还用说吗?所以在初始阶段的时候,你看一定是战略性的计划或者是远见,然后你比如说为了国防,为了战争,向中国当时那样,或者你有什么梦想。所以那个时候的话,实际上最初的研发的话都是军转民过来的,或者是非营利的那个东西去了。但等到你起飞阶段的时候,你已经看到可以应用,你就会发现你实际上是。好在讲中国去。一样,实际上真正市场化有效的,实际上在第二阶段,就是你已经起飞了,大陆都看得见盈利的方向,私人资本全冲进来了。但是即使在那个阶段的话,混合经济也是很重要的,所以中国比人家O拉美做的快的话,即使在成长阶段也没有全盘私有化。为什么全盘私有化也是非常短期的?所以你里面不会做大的,我就前面问你问题这么多,好多的小企业冲进去,为什么好多有几个企业能做大?我告诉你,到底东西方道理是一样的,无论是美国还是韩国,还是德国还是中国,研究过,全是军事工程。当年西门子为什么做大?它是修电报线,普鲁士打败法国,靠的是高科技,原来拿破仑一个月就把普鲁斯灭亡了,普鲁士发愤图强,现在就是做电报线干什么?打仗用,然后西门子是普架设电报线的,工程师驾乘了以后开电子公司,马上就在欧洲站起来,美国什么?全是跟战争有关系,所以说是or私人企业什么创新,你开玩笑,你拿这么多钱到饱和阶段的时候好了,达到市场规模,你就要反垄断了,否则的话,你这个国家就变成像拉丁美洲一样,我到巴西去了。墨西哥去的时候首付比比尔盖茨还富,电信垄断。所以反垄断中国有些人反垄断,我非常不赞成,只反国企垄断,不反跨国公司垄断,你要发动你全都返。因为你垄断一直创新,对吧?这道理很简单。但是真正重要的政府作用在第四阶段,你等到夕阳产业下来的时候,新产业上去的时候,你怎么安置?夕阳产业的让它转型,对吧?要政府教他们,因为原来的姿势都变成沉没成本了。这是不是积累的一淘汰以后很惨,你们没有吃过这个苦头,我们90年代的时候,互联网出来以后,20年之内物理系里面最好的博士生没有一个人在屋里去找到就业的岗位,全都去写程序去了。那时候物理系念一个博士,你得念多少年了,写程序员就念一两年就行了,工资都比那物理学要高很多倍,那时候物理学家一个博士后的工资还不如一个本科生写的程序的差好几倍。所以那个时候你就会发现,鼓励创新和安置转业知识的新陈代谢成本非常高。所以如果你这样看清楚了以后的话,我觉得就把我们和产权理论的争论也就说清楚了,就是说你真正的现实的经济史,因为我自己是先做科技史,战争史,然后再做精神,你看整个过程里面,我告诉你一个最重要的发现,原来马克思讲科生产需要是发明之母,最早是这样的,19世纪开始就不是了。科技的发展开始是业余的大学教授,像伽利略什么那些人,还有一些文人贵族,像开门去从拿破仑开始,全部变成国家战车,为什么呢?军备竞赛是科技发展的动力,一直持续到今天。所以你要跟我讲西方式,小政府,中国人大政府开什么玩笑,实际上最大的政府就是美国,最大的国有企业就是美国军队。全身要在哪打就哪开打。你跟我讲,然后最大的垄断企业是中央银行。你要知道美国的央行是私人银行,不是公有公有银行,要有海贼王的僧人。那么后面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我现在已经不知道我放在什么地方去了,就是说我们证明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就是说原来亚当斯密的原理就说劳动分工受市场规模限制,对不对?我就把这个东西扩展成一位一般私密,原来就不有广义相对论,广向就一般相对论狭义相对论。一般的理论什么?就是从罗伯特梅的工作做出来证明的话,我们发现劳动分工受三重因素限制。第一个市场规模,市场规模,包括你资源限制,或者你市场人口的限制,对吧?第二是什么?是资源种类的限制,你有没有发现,如果我开发一个新资源对不对?我能够上新的台阶,所以我们讲的生物多样性和的资源多样性,实际上是所谓国家付付在什么地方,不是负债钱多,是附在你的新的技术能开发出来的,新的资源种类多,然后让你新的总额也能容纳新的人,所以我觉得现在经济学理论一个非常错误的东西,以为钱是副词,让你们如果读过亚当斯密的国富论的话,你们查过他对国富有定义吗?没有。他只引用了好boss的话,后面是讲李维坦的,英国哲学家说,VC是power,财富是一个权力,是一个强权。那么亚当斯密辩护了一下说,强权有点道理,但是你不能马上就买到政治权利或者军事权力,所以你就会明白,强权人一定是富人,但是富人不一定就是强权的什么东西,所以他一定正相关。所以你看现在美国选举的话,你要没有骂你,你给我讲民主,开个玩笑,我说爱吃那的民主,这是金主谁钱多,谁的power大。所以真正的国际劳动分工的格局,不平等交易。那么真正控制劳动分工的至高拳制高点的控制定价权的是什么东西呢?是三样东西,我第三个东西我还没发表。第一一类特别抛。所以英国那样没有海军,美国没有海军,当年拿破仑要是没有炮,对他根本不可能。很少欧洲或者占那么多殖民地。条例第二条,这是英国一个重大的发明,用人家的钱打仗。金融。当年英国的人口土地资源军队数黄金储备都是法国的一半,英国把法国打败了,为什么?发明中央银行,中央银行给发债做担保,然后法国人的钱都那么沉到在英国里面,因为它回报高,拿了法国人的钱买雇佣军,把法国人打败,这是英国一大发明,现在美国人学会这条,但是这条有很严重的后果。这后果是什么?跟当年中国唐代是一样的,所以现在中国人都想富,我是觉得小康社会最好,付了一定交,交了应多多了,以后硬怎么办?干活不干活靠谁打仗呢?靠雇佣军打仗,郭又军把你这套东西学会了以后,罗马的雇佣军是日耳曼蛮族,就造反啦,所以现在西方发现他文明衰落,想要回来已经来不及了,为什么?你们知道英英国裔的白人在美国已经少数了,你们小票在二次大战的时候,两次大战时候,美国介入了两次大战,进行文化清洗,把它的主要竞争对手日耳曼裔的白种人的文化消灭,所有德语学学校全部关闭,德文的公司改名字。但现在德国的人口已经超过英裔的人口了OK所以我在美国辩论的时候,我就发现非常奇怪的现象,我只要跟美国发生辩论,支持我了,你问他的祖先,八成是日耳曼人搞人家日耳曼人才不服,英国人去了,英美人里面有理性认为我的有道理,一半支持我,那一半就是顽固不化,我就是优越感,我3/4的票就有了,对吧?对。现在白也不行了,现在墨西哥的人口墨西哥一生生十个,黑人的话都生不过它,所以现在墨西哥人口已经超过黑人了。然后所以现在全世界最大的问题是,美国和欧洲都是这个问题,老龄化了以后自己不干活,靠了移民干活,移民就产生种族文化矛盾。中国如果搞社会保障,搞高福利,将来中国人也不干活,靠谁干活,靠越南人干活,靠印度人干活。这是这是我的预感,但是问题不严重,为什么中国贫富差距太大了,50年之内山区里的人源源不断的到那平原上来,还有的是要等到越南人和越南人已经开始进了,现在取得越南姑娘到老婆了很多,对吧?这边装修的人现在年龄都是40岁以上,我说到哪去?就是说第二条就是劳动分工,兽是市场规模。燕子说资源种类限制,第三条受环境掌握限制。如果你环境掌握非常大,劳动分工的模式就从复杂变为简单。OK所以你看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的辉煌,唐代宋代一次的中断,实际上都是资源危机,人口涨的过多以后,然后就下来了,或者像希腊和埃及一样炫耀富外面人都来抢你的。所以旋覆是很危险的事。我在西方我告诉中国留学生,中国人很傻,你要选选负你你中国人就遭抢的目标。你看我到国外去,对肯定是很低姿态的,人家谁都不会认为我有钱,我能活得很安全。它这个是很重要,那么这个东西的话你变成一个复杂科学的框架,可以回答亚当斯密的悖论问题,就是亚当斯密悖论,为什么小企业和大企业能共存,只有在非线性竞争情况下可以共存,所以不可能产生都是完全竞争的,企业,也不可能产生完全的垄断的七好,我差不多把我的模型就讲完了,但是我忘了这里面还有一个故事可以讲。当年我这东西出来以后,我就说沃勒斯坦有个杨六,阳又是什么人?不是理性。我们现在不是反理性人,最好的反理性的案例是什么呢?是他讲俄罗斯还注意到他写一本世界系统的历史,注意到一个怪事,它文明分叉的时间发生了什么事?发生在15世纪,15世纪的时候什么情形?中国是地少人多。西方是地多人少,按照逻辑中国应该对外扩张,西方应该增加人口,结果是相反,中国人口增加了一倍两倍都不止。欧洲的人人口很小的国家往全世界扩张,这是为什么?那么我三姐是和我是一样的,就是说西方这种生活方式是要占很多的资源,但是我说的更具体,就是他们放牛的当然要大片牧场,我是种粮食的,对吧?那么当然这里面还有内控的机制,你比如说中国的高先志,对吧?年糕摇只要打赢仗扩疆扩土,立刻皇帝怀疑他将来会居心不策回来挑战我的权威,要把他给灭了。所以真正资本主义的发明是什么呢?就是我今天讲我要重新解释历史的话,是英国的制度创新,并不是大宪章,也不是什么产权,是什么?当时英国和荷兰西班牙竞争,近竞争什么?竞争海盗,所以英国人告诉我,英国人原来是海盗的牺牲者,因为北欧海盗战的英国北部什么罗马中心,然后突然间学会一个什么东西,弄我海盗抢,商船发财比例自己中,种地和养羊快,所以伊丽莎白女王进行一个重大的政策创新,给海盗发来正式!让你们成为官方授权的海盗条件,你海盗就是社会地位很低,当年英国出去战殖民的海盗都是穷得不得了,都是那种孤儿这种人。但是你抢来的战利品跟皇家分成,我现在忘了这分成比例了,好像是皇家还拿大头,是I73分成还是五五分还是三分都忘了,我希望张小波你帮我注意,这个是一分成以后英国创造一个新的扩大帝国的方式,不是像中国秦始皇一样要靠自己的任命官吏去控制。不需要!任何一个土匪强盗向东印度孤身很多强盗占了一大片土地,占了以后献给英国女王,插上一面英国国旗,女王就送给他一个贵族的头衔回家来,本来国内谁也看不起你不是个痞子吗?怎么以前夫人你这么花钱也买不到社会地位,你会给你一个贵族封爵士,机制绝对超过美国的期权,你明白吗?所以正因为这一条,我认为中国要学的!中国将来国有企业做不大,一定是像中国原来帝王思想。我觉得中国最近反了几个贪污犯都是重大工程,刘志军什么这些东西,你要给她一个爵位的话,中国对外扩张的话几率大多了,所以中国国企的老总真的是能干活的,朱镕基发现了金融人才都坐牢,留下来的全是首都观,听中央招呼的那些人,但是都是把外汇储备存那既不敢用又不敢打仗那些人。我拿3万亿外汇储备干嘛,你给我说人民币升值就损失个几千一把几千亿给你了。潘伟你找几个悍将,我底下的学生有的是输光几千亿没关系,对吧?算付学费,但是你输了这1000亿以后,你打赢了把狗里面撒什么都给打趴下了,中国的金融霸权不就有了吗?对不对?我干嘛要囤起来三三万亿美金在那里头,对吧?所以我认为这个东西我讲的是这个模型,但如果你变一个方法思维的话,你是可以把自然资源形成的文化。战略机一转,中国可以在21世纪里面变成主导世界新秩序的给大国,绝对不是在美国欧洲指挥底下的那个人,而且现在美国欧洲的危机感非常强,所以我给你们收藏的话,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我好像我已经快讲完了,对吧?实际上我最感性的是地理战战略,我来以前正好奥森开个会,这个主题叫欧元区能拯救,然后那帮人主调是什么?危机感强到什么程度,他们也讨论,说核心区边缘区的关系,然后他们说的河边园区核心就是德国,对吧?边远区是南欧。你们有没有想过男O什么希腊意大利,这都是殖民主义开始的时候,我们最崇拜的海洋国家,现在都是磨的国家,然后就有一个人跳起来说别说什么边缘了,人家还在追问谁造的边缘这个词,南欧国家非常不爽,我们这些都是资本主义元老,发展中国家怎么现在成边缘国家那个人跳起来说你们别争了,我们欧洲已经变成边缘去了,那此话何讲!核心区现在是中国,美国也快成边缘化了你知道吗?然后那些人马上就转移主题,本来是讨论怎么拯救欧元区,欧元区没拯救,可能现在告诉说我们过去三年最大的错误是把技术和工业级到中国去了,现在来不及了,那来不及怎么办?就有一个美国的智囊团,那个人,我在巴黎和她交过锋,唯一敢跟我交通的是一个也是德州佬,是美国还没有跟访谈出来人,他讲你们一些人都不行,现在问题地缘政治地缘政治什么必须要搞跨大西洋联盟,什么意思?美国和欧洲自己要抱团,联合挡住谁挡住中国,巴西什么这些新兴国家挑战讲,讲完以后我就给他提了一个刁难的问题,提完问题以后还吃饭就坐到我旁边来了,想听我有什么见解,我说我就换了一个调子,我这调子就不说了,我说你知道吗?我是罗斯托的学生,我说是基辛格前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我说他去世以前我们就研究21世纪最可能发生什么地方发生战争,然后研究了半天,我说我们得到共同的结论,中美战争是不可能,为什么呢?独生子女政策哪个父母愿意把自己独生子女生打仗,所以中国人是最不能打仗的,国家哪真能打仗。如果你一个人口结构金字塔年轻人非常多,就业机会非常少,一定开张。我们当时识别三个地区是动漫资源,中东第一,南亚第二,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多少人?拉丁美洲第三。然后我就吓唬他了。我说,现在能够主导这些政策都是美国政策造成的,但美国政策全短期行为自相矛盾,我说你看中国过去30年是美国主导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对不对?因为中国的航海路线从马陆甲海峡源源不断过来,都是美国军舰保护的,都没护保护费,所以中国对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很赞成,我是既得利益,我也蛮反对,我现在你要在南海制造矛盾。我说我刚从A级回来,这事,我也在我的文章里面最后举的例子,我为什么讲人口生态重要?我说刚从埃及回来,现在埃及的问题,西方人惶惶不可终日,对欧洲和美国的威胁大。我说A级的人口增长率是中国的八倍,经济增长率是中国的1/8,然后尼罗河水利用率20%。而且历史上埃及是粮食出口大国,原来罗马帝国的粮仓是埃及。现在埃及成了粮食进口国,为什么要进口美国粮食是美国人B的A级种棉花地,然后A级就变成美国依赖经济了,所以所谓中等收入国家陷阱实际上依赖陷阱,美国为了出口粮食就把A级变成依赖健康,所以现在埃及动乱一闹外汇不够,进口粮食的要没钱的话马上就动了。我说A级你搞民主能解决人口问题吗?你搞军队能解决问题吗?我都解决不了人口问题,这是个人口炸弹,我要稳定A级只有一个办法。美国欧洲中国三家合作学中国的办法第一计划生育,第二学以色列,中国修水利工程,增加粮食生产,保证粮食资金,我说中东就稳定了,如果中东不稳定输一次运河中断,你没想过什么结果,我告诉你,结果非常简单,中国就要被逼寻找大陆通道。大陆铁路现在中国已经走已经连上了,经过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乌克兰到波兰到德国,然后你把你就造成了一个利益集团。本来我中国是非常支持你美国做了全球化的,你现在就把中国俄国伊朗统统绑在一块,然后你还解决不了人口问题,然后你难民土耳其人西夏北非人北上,对吧?美国是拉丁美洲人北上,我说你民主人权不就完蛋了吗?他马上就承认说,我说的有道理,突然我跟你说实话,英国法国人为什么要打利比亚,全是为了难民问题,跟我们当年打海地是一样的,因为海地一乱,大批难民出来,我为了挡住难民,我又不能把难民推到海里面去,所以我违反人权,对吧?我就服亲美政权把我把那些人管住不让出来,所以说给人家听的,所以背后的实质实际上移民问题。我说你干嘛?我没有共同利益,我说美国欧洲中国日本都老龄化了,所以我们如果联手稳定中东好21世纪,天下太平,但是这是我另外一个会议的主张。三家要能合作,必须要签心眼儿大协定,心眼儿大圈怎么圈呢?我中国勾销1000亿到2000亿美元的债务,你废除美台条约中美之间没矛盾了,对不对?然后我就可以构造世界新秩序,你不搞这个分解成三个市场,太平洋市场中国最大,我把你美国先弄起来,你美国有派北北美市场,欧洲一块市场,北美欧洲市场都不保险,你们都明白,而且美国欧洲是自己竞争的,你都要依靠南方国家的数,所以我说你美国的外交政策或者是完全不可持续的,就问题研究这个问题可以研究,我相信下一次开会的时候我又有话话语权了,但是中国外交部的人不会明白,西方人免壶不开,要提哪壶,老讲一些传统的政治变量,什么?这个主权人权,我告诉你,天下先生最大的问题第一是移民问题,然后现在土耳其现在加不了欧盟,要买中国的导弹,你就会发现土耳其原来中国是非常大的一个竞争者,东突什么他会如果欧洲不行,他会加入我们这一块。所以这点上我讲了前面讲的是经济学,但是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实际上就是说做经济学,事实上要有地理的历史的观念,要有政治的观念,真正最后的问题就是今天开场白里边也讲了,经济学的本质是政治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本质是对历史重新的认识。好,谢谢大家。我们这个时间差不多,我们下来再跟陈老师有请教,好,再次感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1886财经 » 陈平-清华讲课

赞 (0)